钟爱周江叶蓝,和正副队联盟。
进了无数冷坑,已经不期望同好了(望天)
 
 

在一起

一个大写的ooc,慎入


“蓝啊,哥这都抽第三根烟啦!”
“蓝啊,晚饭还没好吗?”
“蓝啊,你看我头发是不是长了该剪了?”
“蓝啊……”
跟许博远分手的第三百六十六天,叶修在阳台上抽烟,发呆。
当初许博远受不了家里的压力,红着眼眶跟他谈了分手。叶修记得也是在阳台上,许博远慢慢垂下眼睑,吐出那三个字:
“分手吧。”
叶修吐了口烟圈,结束回忆。他不太想去回忆自己当初是怎么回答的。
口袋里一阵振动,叶修眯了眯眼睛,把手机掏了出来。
“叶前辈,小许要结婚了。
——来自   喻文州”
真可笑,为了跟许博远联系而买的手机,送来了他要结婚的消息。
第二条消息,还是来自喻文州:
“婚礼在g市xx酒店,定于x月x日。要来记得穿正装。不来也行。
不过我还是劝你来。”
叶修收起手机,抖抖烟灰。

许博远家里,他拖着下巴,看着放在床上的白色西装。
分手之后,许博远父母就给他安排了相亲,对方挺喜欢他,他也觉得那个女孩不错,于是就这么成了。
可他跟那个女孩最亲密的接触,也就是牵了牵手而已。可父母看他们相处的不错便火急火燎地安排了婚期。
说真的,他还不想结婚。准确地说,是不想跟除叶修以外的人结婚。可他们分手了。
他不想放弃叶修,也不想放弃父母。来自母亲的以死相逼,成了压死这段爱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远啊……”母亲在他身后站着,手指扣紧了门框,“你好歹出来吃饭啊。”
“妈,我不饿,没胃口。”许博远的声音蔫蔫的。
“你要是不同意……那就算了吧。你这样子,妈看着难受……”母亲几乎要哭了出来。
“算了?那你让人女孩子怎么办!我知道你难受,可谁知道我难受!”许博远声音骤然拔高,肩膀抖个不停,“当初硬把我俩分开的人是你啊,现在又后悔让我跟女孩结婚你是什么意思!”
母亲知道他只是终于找到了发泄口。自从许博远回家以来,整个人的状态就像生命里从没有叶修这个人出现过一样,可当妈的知道,儿子心里还是没放下叶修。
作孽啊……

婚礼那天,许博远站在神父旁边。
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臂,一手提着白色婚纱裙摆,踏着红毯款款走来。许博远就像行尸走肉一般接过新娘子的手,扶着新娘站在自己对面。
“许先生,你愿意娶面前这个女孩为妻,不论……”神父开始念宣誓的引导词。许博远突然感受到来自来宾席的一道熟悉的目光,下意识转过头,可什么也没找到。
“我愿意。”许博远听见自己说。

叶修在婚礼现场外,倚着墙,手里的烟点燃了,滤嘴上却没有咬过的痕迹。他看见许博远望过来的目光,于是躲了出来。然后,听见了许博远那声明朗的“我愿意”。
还是没有胆量上去抢婚啊。
其实叶修不是没胆量抢婚,而是不想让许博远在亲友面前难堪。

“我不愿意!”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神父的话。许博远愣了。
女孩把垂在眼前的白色轻纱扯了下来,抓起放在神父面前的两个戒指盒塞进许博远手里:“蓝团,我知道你刚刚在找什么。我看见叶神了。”
许博远僵直。女孩从没跟他说过她是荣耀玩家啊啊啊!
“去找吧蓝团,你说过咱蓝溪阁不出怂包!”女孩推了许博远一把。许博远踉跄着下了台阶。
可他在哪啊。许博远看着已经开始骚乱的人群,不争气地有点想哭。
“我看见他了。”来宾里有人开始喊。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老兄你给个暗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装逼!
“上啊老蓝!”“蓝桥加油!”原来公会里的朋友都来了!
许博远刚要跨出第一步,母亲却狠狠呵斥了一声:“小远!”许博远一个激灵收回脚步。同时,叶修出现在婚礼的花门下。
叶修穿着黑色的西装,没系领带,倒是打了个领结。眉眼间还是弥漫着那么一种慵懒,此刻却多了一分期待。
许博远抿着唇。
“……罢了……”母亲沉默了一会儿,闭眼,摇头。
许博远欣喜地、疯了一样的狂奔着,几下走完了长长的红毯,一下子扑进叶修怀里,眼泪夺眶而出。同时,叶修收紧手臂,将人紧紧抱住。
人们开始欢呼。
我想,也只想跟你在一起。

21 Feb 2016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