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爱周江叶蓝,和正副队联盟。
进了无数冷坑,已经不期望同好了(望天)
 
 

与隔壁寮的日常(三)

▪两个非寮的日常,两个逗逼阿妈喝茶看自家式神们谈恋爱
▪涉及cp有荒连,酒茨,不喜请左转那儿有门,拒绝ky
▪ooc与bug飞上天,私设跟在他俩后面,三只一起和太阳肩并肩
▪没有晴明之类的人物,所以寮主(阿妈)分流派(晴明流,博雅流,神乐流,八百比流)
▪当然两个阿妈都是博雅流就是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但现在房间里的确十分安静仿佛天使经过。
冥寻看着一目连微红的脸,识趣地站了起来:“啊那啥,之前瞄到我家院子里跑来只猫,我去看看。”
“哦,你走吧。”易时的注意力全放在一目连身上心想连连怎么脸红了哎呀连连真好看,只对着冥寻挥了挥手,颇有一股爱卿跪安的气势。
冥寻一脸冷漠地走出和室。妈的塑料花一样的姐妹情谊。

翻墙回到自家院子里,冥寻发现院子里多了几个小可爱。
一只乌云踏雪的奶猫,白白的爪子真的超级可爱;一个长着兔耳抱着胡萝卜的可爱男孩,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四周不知所措;蓝发红衣的小姑娘跟椒图在水池边玩得开心。
“哇啊啊啊猫猫啊兔丸啊金鱼姬啊!”冥寻开心得原地捧脸转圈圈。
三尾狐在檐下悠闲的喝着酒,冲自家阿妈举了举酒杯:“你走之前把召唤符都给了我,今天给你召唤出了个小妹妹,然后看御札攒了不少,知道你喜欢可爱的,就去换了兔丸的召唤卷轴。啊对了,猫是自己跑来的,你给起个名字?”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三尾姐姐!猫……嗯……嗯……就,就叫neko好了……neko酱neko酱!”冥寻深知自己是个起名废,干脆就起了个日文罗马音的名字。
啊啊,跑来了只猫啊……冥寻觉得自己不会再回现世了。
然后她就把目光转向了不知所措中的兔丸。
“咦咦咦!”在兔丸的一阵惊慌中冥寻已经扑了过去抱住了小兔子,一边在人家身上蹭啊蹭一边自言自语:“你怎么那么可爱啊软呼呼的呜呜呜呜!”
酒吞娴熟地将阿妈拎起来,萤草摸了摸泫然欲泣
的兔丸:“不怕哦,我们阿妈就是这样的,她人还是很好的。”
兔丸看向在酒吞手下一边挣扎一边叫着“吞吞你怎么又这样吞吞你放我下来不然我叫茨球不理你了”的阿妈,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这边酒吞冷笑一声,但还是把冥寻放了下来。
“三尾姐姐哦,我们寮的觉醒材料还有多少啊?我想把荒觉醒了。”冥寻刚落地就跑到三尾狐身边询问。
“你不是说觉得荒大人这身蓝衣服挺好看的吗?怎么突然想觉醒了?”三尾狐惊讶地看着冥寻,她做为来到这里最早的式神,深知自家阿妈有多懒,懒到每天也就清清任务,之后就在寮里跟大家玩,门都不想跨出去的那种。
冥寻一脸真诚地看着三尾狐:“我想让荒把阿时家的连连娶过来。连连是觉醒的,要是荒不觉醒,会被人指手画脚,他会难受的。”
还没等三尾狐把一句“你会被易时大人打死”说出来,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冥寻背后来了一句:“你说真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兴奋。
“真的啊,”冥寻往后仰头对上荒的眼睛,“我想让你们都幸福,算是补偿吧。但是也要辛苦你们了,我也不想的。可是要得到总得有付出吧对吧。嗯……我会尽力的。”
听着阿妈语无伦次的发言,荒沉默片刻,干脆把冥寻按进自己怀里,摸了摸她的额头:“谢谢。”

荒这般少有的举动倒是将大家吓了一跳,但是那句谢谢却是众式神都想说的话。虽然阿妈是冷落了他们好长时间,他们的确有怨言,但各位都心照不宣地明白的,是阿妈用懒伪装起来的不想他们受伤的心情。不得不出战之后的例行治疗,冥寻一定是会在治疗室角落里咬着嘴唇皱着眉,治疗结束后再低着头最后一个走出治疗室。这次会想到去打觉醒材料,也只是想让荒跟一目连走在一起时不被指点着说“看那个荒没有觉醒唉。”

我会尽力的,尽力让你们少受些伤。可以的话,我想一个人出战。

几轮跟雷麒麟的缠斗过后,冥寻看着奖励达摩里的东西,气鼓鼓把盖子往觉醒之地扔过去:“连个金鼓都不给我你是麒麟啊还是铁公鸡啊!”
雷麒麟:“你自己非怪我啰?”

————————————
@易时非一时 我我我我考完开学考了我来填坑了不要打我!!!!
是不是感觉最后画风不一样了?(笑)其实这真的是我的真实想法。真的舍不得让他们受伤,所以像我这种习惯带菜刀队的人都养起了辅助,把他们的攻击尽可能地堆高。就算是清任务也不忍心看到他们头上的血条一点点减少啊。
哎呀哎呀,是不是有点矫情了呀?

15 Sep 2017
 
评论
 
热度(1)